重庆毒品律师logo

重庆毒品律师网
某某律师:135AAAAAAAA
重庆毒品律师

联系律师

    诚邀一位重庆律师入驻本站

    入驻咨询:15768875484
    微信洽淡:15768875484
    建站公司:律师名站网
    业务范围:律师网络营销推广、网站建设、网站关键词优化、网站安全托管。

重庆公审一特大走私运输贩卖毒品案 涉案毒品近万克

时间:2019-02-17 17:33:34

  记者今天从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获悉,7月30日,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一起特大走私、运输、贩卖毒品案,涉案毒品近万克。

  2012年9月3日,被告人李某、姚某在重庆市永川区共谋从缅甸购买毒品麻古运输至永川区贩卖牟利。姚某通过电话联系缅甸毒品上家后,李某、姚某从永川乘车前往云南昆明,并通过电话邀约被告人赵某、蒋某、邓某赶至景洪市运输麻古,邀约被告人范某、叶某分别驾驶车前往昆明接运毒品。同年9月12日,被告人李某等收到赵某等从缅甸运来装有麻古约48000颗(约4000克)的电焊机后,在永川与一男子成功交易,支付蒋某等3万元,并安排向毒品上家的银行账户存入购毒款10万元。

  2012年9月中旬,被告人李某、姚某再次共谋从缅甸购买毒品麻古运回永川贩卖牟利,并邀约被告人范某、赵某、蒋某等人参与交易、运输毒品。9月17日,李某、范某遂从云南边境偷渡至缅甸联系购买麻古,姚某在和蒋某乘飞机从重庆来到景洪后亦前往缅甸与李某等在缅甸凯旋宾馆会和。后蒋某、赵某在购买打气机、电焊机准备运输麻古时因感觉兆头不好决定退出。赵某、姚某、范某三人在与毒品上家联系后商定购买麻古48000颗并支付部分购毒款15万元,后实际取得麻古54000颗,并安排“阿龙”将麻古从缅甸运回景洪市内,再由范某在景洪接收麻古。同年9月21日下午,范某在景洪市嘎洒镇盼盼宾馆门口附近从一男子处取得麻古后被公安机关当场抓获,并从其所提的编织口袋内查获毒品麻古9包,净重5075克。经检验鉴定,查获的9包毒品麻古中均检出甲基苯丙胺和咖啡因,甲基苯丙胺的含量分别为8.4%至9.7%。2012年9月22日至10月17日,被告人李某、邓某、叶某、赵某、蒋某和姚某相继被抓获。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李某、姚某、范某伙同他人走私、贩卖、运输含有甲基苯丙胺的毒品约9075克,已构成走私、贩卖、运输毒品罪;被告人邓某、赵某、蒋某、叶某伙同他人运输含有甲基苯丙胺的毒品约4000余克,已构成运输毒品罪。

  因案情重大复杂,该案未当庭裁判。

  法律相关知识:

  强迫他人吸毒罪认定

  (一)本罪与非罪的界限

  本条对此罪没有规定“情节严重”作为必要要件,也就是说只要实施了强迫他人吸毒的行为,原则上就构成本罪。而不论被害人是否吸食、注射毒品或吸食、注射毒品成瘾。但实践中并不是任何强迫他人吸毒的行为都构成犯罪,应综合全案的各种情况,根据本法的规定,如果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可给予行政治安处罚。

  (二)本罪与引诱、教唆、欺骗他人吸毒罪的界限

  强迫他人吸毒与引诱、教唆、欺骗他人吸毒在主体、客体、主观方面本同,所明显的区别在于客观表现上的不同,前者为采取暴力、胁迫等强制性的手段,后者则是用引诱、教唆、欺骗等手段。此外,从犯罪对象上看,前者在暴力、胁迫下违心地吸毒,后者在引诱、教唆、欺骗下,由不愿到情愿吸毒。二者在法定刑上是不同的,要严格加以区分,不能造成重罪轻判或轻罪重判的问题。

  如果行为人对同一个同时实施了强迫、引诱、教唆、欺骗的手段,造成他人吸毒的后果,我们认为,应择一重罪处罚,定强迫他人吸毒罪,如果行为人对不同的人分别采取上述手段,促使他人吸毒,则分别构成两个罪名,应予以数罪并罚